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綠色資產從何而來

                          來源:學習時報 | 作者:劉超 | 時間:2021-06-24 | 責編:申罡

                          文 | 劉超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體學習時強調,要堅持不懈推動綠色低碳發展,建立健全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經濟體系,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綠色發展是通過建立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產業體系和清潔、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實現減污降碳協同增效。綠色發展離不開綠色資產的價值支撐,綠色資產為綠色發展提供物質基礎。綠色資產主要由節能環保、清潔生產、清潔能源、生態環境和基礎設施綠色升級等綠色產業集聚發展所形成。綠色資產具有保護自然環境、促進節能減排的良好屬性,有效管理和配置綠色資產是推進綠色發展的重要保障。

                          綠色資產需由“沉睡”到“喚醒”

                          推動綠色發展,需要有充足的綠色資產為基礎。但由于我國綠色資產發展歷程時間較短,綠色資產相對處于“沉睡”狀態,亟待從金融支持、綠色科技創新、政策協同等方面取得突破。

                          綠色金融的產品種類單一,存在供需失衡。當前,綠色金融主要通過綠色信貸和綠色債券為綠色資產提供資金,綠色基金、綠色保險、碳金融等綠色金融產品的規模較小,產品形式單一,造成綠色金融的供給量有限,綠色資產的多元需求與供給失衡,制約著綠色資產規模提升。

                          環境權益類金融產品發展相對遲緩。我國各地區環境權益交易市場發展不均衡,存在明顯的地域特征,環境權益的交易規則、定價方式、資源分配標準并不一致,無法對綠色資產進行合理配置。環境權益交易市場處于探索階段,針對碳排放權、排污權、用水權、用能權的市場化交易產品發展不足,限制了綠色資產的銜接和流通。

                          綠色金融制度設計有待完善。綠色金融的評估制度欠缺,缺少統一的評估體系和評價指標對綠色金融所支持的綠色資產項目進行準確評級。綠色金融的信息共享制度缺失,綠色金融在為綠色資產提供資金的過程中存在信息不對稱,由于政府部門無法及時共享相關環保信息,導致綠色資產項目的評估難度增大。綠色金融的披露制度不健全,綠色金融支持綠色資產的收益性通常較非環保項目低,信息披露缺失會加大信息不對稱,導致投資者缺乏參與綠色資產項目的積極性。

                          綠色科技創新水平有待提高。在高效節能裝備制造、新能源技術、清潔生產等方面綠色技術儲備不足,尤其是先進環保裝備制造、資源循環利用裝備制造、新能源汽車生產等綠色技術方面與國外尚存差距,使得資源浪費和能源消耗強度較發達國家偏高,不利于綠色資產的長遠發展。尚未形成健全的產學研合作機制,高校、科研院所與企業之間的創新資源無法自由流動,難以有效協調配合促進綠色科技創新和成果轉化,造成推動綠色資產規模提升的后勁不足。

                          綠色資產缺乏系統的政策規制體系。雖然我國在節能減排、循環經濟、生態環保等方面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但在綠色資產方面,法律和政策規制的完整性與系統性不足,政策實施后的作用效果與實際影響缺少調研與監督。綠色資產涉及的政府管理部門較多,但各部門之間未建立有效的統籌協調機制,綠色資產發展缺乏統一性。在綠色資產增加過程中,政府的政策導向發揮主導作用,市場配套和社會支持尚未實現與政府政策的協同配合,缺少支撐綠色資產發展的制度保障,使得綠色資產的持續性提升能力不足。

                          打通綠色資產規模提升的渠道

                          喚醒沉睡的綠色資產需從綠色金融、綠色科技創新、政策協同等方面建立健全綠色資產形成發展的體制機制,打通綠色資產規模提升的渠道。

                          建立健全綠色金融相關制度。建設綠色金融交易平臺,創新綠色金融產品,增加綠色金融供給量,為綠色資產發展提供資金融通。一是健全綠色金融評估機制,推動綠色金融評級業務發展。從綠色項目種類、綠色投資企業、綠色金融工具、項目環保效益等方面,探究綠色評級相關標準。加強政府與第三方評級公司間合作,依據評估結果對綠色資產項目進行等級劃分,確定資金融通數額,推動綠色資產項目發展。二是健全綠色金融交易市場,創新綠色金融產品,增加綠色金融供給量,滿足綠色資產規模提升需求。一方面,創新發展環境權益交易市場,完善碳排放權、用能權、排污權等市場化交易平臺,擴展綠色資產流轉通道,保障綠色資產定價合理。鼓勵設立綠色金融專營機構,積極探索建立綠色保險制度,拓展綠色證券融資渠道,加快形成綠色投資者網絡。另一方面,加強綠色金融產品創新,增加綠色金融供給量。鼓勵金融機構積極發行以綠色資產為標的物的綠色金融產品,創新發展綠色生產貸款、綠色股票、綠色資產項目支持基金、綠色資產項目收益債及相關綠色金融衍生品,不斷提高綠色資產流動性,擴大綠色資產規模。

                          加強綠色科技創新,規范產學研合作發展機制。一是加快綠色科技創新發展。重點開發綠色低碳技術、新能源利用技術,加強對節能環保、清潔能源領域的研究力度。針對清潔生產的技術瓶頸和難題,實施關鍵綠色技術創新攻堅行動,重點增強自身技術創新能力,做好先進技術的研發和儲備。二是規范產學研合作發展機制。建立健全綠色科技創新的政策支持機制,構建以市場為導向的綠色技術創新體系,打破企業、科研院所和高校等各創新主體之間的制度障礙,實現三者之間創新資源的有序自由流動,鼓勵各創新主體積極參與綠色創新實踐。三是建立健全綠色人才培養機制。加快建立綠色人才數據庫,為綠色科技創新人才的培養、考核、測評、儲備和配置使用提供全面的指導幫助。

                          統籌協調政府、市場、社會三方力量,建立包含政策激勵、制度建設、理念引導的政策協同機制。一是構建促進綠色資產提升的激勵政策。由于綠色資產項目收益低、成本高、公共屬性強,政府應積極協調財政稅收、信用貸款和產業政策之間的關系,通過采取稅收減免、財政貼息、風險補償、信用擔保等政策激勵措施,鼓勵市場主體或社會各方為綠色資產項目提供資金支持,促進綠色資產規模提升。二是形成政府、市場、社會三方協同的協調運行機制。政府在建立健全綠色資產統計評估體系、產權界定機制、價格形成機制和監督執行機制的基礎上,發揮政策的導向作用,加快綠色資產領域的市場化改革,號召企業和社會民眾積極參與綠色資產項目,形成政府、市場、社會三方協同的協調運行機制,推動綠色資產規模提升。三是宣傳綠色發展理念,提高社會對綠色資產的認知度。積極鼓勵社會民眾參與綠色發展活動,增強民眾節約意識、環保意識和生態意識,倡導簡約適度、綠色低碳的生活方式及消費模式,提高全社會對綠色資產的認知水平。強化企業綠色發展的責任意識,對企業生產經營環節進行有效監管,要求企業定期開展環保信息公開,鼓勵企業向綠色資產項目轉型發展。


                          發表評論

                          暖暖的在线观看免费版韩国